罗马君士坦丁凯旋门–柏林勃兰登堡门–巴黎凯旋门,跨度1500年。

+

威尼斯:一直有疑问,为何房屋常年浸泡在海水里却泡不坏,水倒灌进室内以后如何除湿。

+

柏林墙还保留的部分画上了勃列日涅夫与昂纳克的吻,这是老勃众多之吻当中最著名的一个。苏东剧变,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也如同柏林墙一般在政治舞台上陆续消失,戈尔巴乔夫、昂纳克、胡萨克、齐奥塞斯库、雅鲁泽尔斯基、日夫科夫……

+

从早到晚埃菲尔

+

大雨间歇的圣马可广场

此一趟威尼斯之旅终生难忘,全城雨水海水漫灌,全靠雨靴涉水缓行

+

威尼斯

+

再去新天鹅堡

+

远行的纪念

+

添新丁
两个月的北北

+

傍晚,行走在河边

+

摘自《自由在高处》(熊培云著)

-中国人的自由,很多时候就是在不合理的环境下尽可能的活得舒服点,是庖丁解牛式的技巧上的自如,而不是价值观上的自由。

-在中国的确盛行一种“个人帝国主义”。这不是健康的个人主义,而是只顾自己的“一个人主义”。许多人做事不守规矩,只图自己方便,不顾他人感受,说到底仍是权利的边界非常不清晰。

-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,每个人又都在同流合污。而中国完成转型,无论是公权还是私权领域,都需要廓清自由的边界。没有众人遵守的秩序,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。

-临行话别,报社有位兄长和我讲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,大意是:在一个广场上,人挤人,你不知道方向在哪里,但如果你站得高一点,看得远一点,就知道周遭的种种拥挤对你...

+

两个月

+

《思想国》熊培云著

  • 没有思想,就不会有理性的社会。帕斯卡说,人是会思考的芦苇,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。

  • 只要你是一个精神独立的人,愿意保卫你头脑的主权,不做他人之附庸,你便有了自己精神上祖国。

  • 这是一个势力的时代,没有理想,也没有信仰,从威权到社会,“统治者思维”却无处不在。“认真你就输了”,这是犬儒世界的墓志铭。而我偏偏是个认真的人。苏格拉底说,不经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。而且我相信,没有哪一个人真能阻止另一个人独立思考。就像弥尔顿说的那样,在一个日渐开放的社会里,限制一个人的思想自由,其荒唐无异于关上园门抓园子里的乌鸦。你以为地面归你管,可是乌鸦另有维度,它还有翅膀属于天空。你一靠近,它便飞远...

+

每一只都比牛牛乖

+

警觉而独立的豹猫

+

当妈了

+

第一次见到无毛猫

+

警觉的流浪猫

+

18岁

+

春意阑珊

+

主子11岁

+

十一周岁的纪念

+

© 南瓜少爷 | Powered by LOFTER